快捷搜索:

开放倒逼 期货业大洗牌临近

  “留给期货公司做强做大的时间已经不多了……”7月20日,一位期货行业人士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当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其中一条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再踩“油门”,让业内既兴奋又紧张,也引发了不少关于“狼来了”的担忧。

  实际上,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期货市场的份额总体较低,且近年来不升反降。截至目前,国内149家期货公司中仅两家为合资公司,即银河期货和摩根大通期货。其中,银河期货由苏格兰皇家银行持股16.68%;摩根大通期货股权结构中,摩根大通持股49%。即使近两年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措施不断,也未有外商增资的情况出现。

  当前,摆在期货业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因期货公司整体数量较多,很多业务同质化,公司之间的恶性竞争常常被诟病。在期货市场双向开放的大格局下,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期货公司“马太效应”将进一步加剧,在优胜劣汰中很有可能将迎来一次大洗牌。

  兼并重组潮

  事实上,在2010年前后,我国期货业曾经历过一次并购重组潮。彼时股指期货上市,银行、保险和券商等其他金融机构为备战股指期货等金融期货,争相参与持股或控股期货公司。券商因在股指期货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券商系期货公司快速崛起。

  据了解,近几年不管是被评为A类还是净利润靠前的券商系期货公司,有相当一部分公司在股指期货上市前“名不见经传”。在被券商收购之前,大都是中小型期货公司,业务基础相对较弱,有些公司甚至处于歇业状态。以东证期货为例,东证期货总经理卢大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8年东方证券(行情600958,诊股)收购久联期货后,更名为东证期货,当时公司没有一家营业部,也没有员工和客户。后来上市的沪深300指数期货对公司业务发展起到了很重要的带动作用。

  此外,期货行业“整合”主要还体现在期货公司之间的兼并收购,既有“大鱼吃小鱼”,也有“强强联合”。券商系期货与传统期货公司的合并尤为典型。

  2013年,北京中期期货吸收合并了方正期货,格林期货吸收合并了大华期货,长江期货收购了湘财祈年期货,江苏弘业期货收购了华证期货,2014年6月,五矿期货吸收合并了经易期货。而北京中期期货吸收合并方正期货、格林期货与大华期货合并,都属于典型的券商期货与传统期货公司的合并。

  记者梳理证券期货监督管理信息公示目录发现,2008年我国期货公司数量为166家,此后逐年减少。2012年降至161家,2014年降至157家,到2016年之后,数量已经不足150家。目前,期货公司中注册资本靠前的多数为券商系期货公司。

  从期货公司的控股结构来看,我国期货行业经历了现货控股、券商控股、银行系控股几个阶段。在国都期货经纪业务总部负责人屈晓宁看来,作为金融行业再开放的一部分,随着我国2020年取消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措施的实施,我国期货行业将迎来外资控股阶段,随之而来的可能是再一次的兼并重组浪潮。

  作为国内最早引入外资股东的期货公司,银河期货相关负责人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引入外资股东对公司的发展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随着外资控股期货公司“入场”,其凭借管理优势、资源优势等,可能在市场上异军突起,届时期货行业可能面临着再次整合和洗牌。

  开放路径

  据悉,期货公司对外商投资开放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一是2005年在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框架下,证监会发布《关于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参股期货经纪公司有关问题的通知》(证监期货字[2005]138号),允许符合条件港澳投资者在内地设立或收购期货经纪公司,持股比例不超过49%;二是2014年证监会发布《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证监会令110号),将开放范围扩大至与证监会签订监管合作备忘录的国家和地区,外资股比仍为不超过49%;三是2017年中美两国元首北京会晤后,我方对外承诺期货业外资股比放宽至51%,三年后不限制投资比例,证监会及相关部委为落实承诺陆续出台了配套政策;四是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取消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尽管此前我国对外资投资期货公司的大门越开越大,但从现实情况来看,目前外资控股或者新设外资控股期货公司尚无进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